诟病

第93章(1 / 2)

燃文小说网【ranwenwu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诟病》最新章节。

祁薄言,让纪望少找十七岁祁薄言感觉。

祁薄言,便

祁薄言追吃苦,忍。曾经遭受委屈,病,严严实实,直止。

祁薄言,

纪望希望尽早恢复论需做什

祁薄言登机候,纪望,登机口必定粉丝等

鲜花,祁薄言走背影异常快乐。

纪望机场停车场找旭,车,旭低头机,见,才跟:“望哥,祁薄言微博。”

机伸飞机窗玻璃照片,祁薄言拍倒影,隐约束花,配文晚安。

旭觉纪望,祁薄言照片即便倒影,清楚祁薄言名指戒指。

评论已经晚安基本实锤恋爱

晚安潜台词

纪望挺平静,因祁薄言答应足够高位置再公

祁薄言知何雷,雷改炸弹,倒计

很惊险,歹让数。

考虑公

流传再广,实绯闻。

车,纪望祁薄言评论,特登录号,滑点赞。

【爱祁薄荷】:靠,祁爷该恋爱吧,名指婚戒吧?信,肯定品牌代言,坐等辟谣。

【言言】:代言啊,祁爷照片谓才啊,吗,恋爱肯定直接公

【猫咪超吃】:诡异直觉,

精英怪】:恋爱,明星秀恩爱尿性,暗号,风景照,信条微博立刻被c司删掉。

扣扣】:祁薄言专业态度吗,偶像敢谈恋爱,该滚娱乐圈。

【听祁言】:楼傻逼黑粉,祁爷什偶像偶像觉悟吗,虐粉,谁偶像采访怼粉丝?!

貌按斤算】:被黑粉笑死,偶像新专辑?香水,设计服装,跑综艺,拍烂戏,干正,祁爷知才华脸,综艺垃圾演技啊!

业粉】:爷,声爷怜孩吧,谈恋爱,结婚罢,新专辑呢?!新歌呢?再歌,薄荷跑光

扣扣】:确定粉丝,黑粉吗?

七七放烟花】:哈哈哈哈哈,楼职黑质疑够黑。

【主公言】:,祁薄言恋爱脱粉,专辑,爬墙

纪望收机,始怀疑搞准祁薄言粉丝形象。

感觉祁薄言粉丝嘲祁薄言,比祁薄言黑粉狠。

友粉呢?业粉。

红灯等待纪望表:“哥,网舆论吧。”

目光落纪望右戒指:“戒指收吧。”

纪望摇摇头:“旭,公司久。”

旭:“半,红姐剧本跟续约吗?”

纪望:“帮联系红姐,续约条件。”

旭:“什啊?”

纪望:“结婚。”

旭差点扶住方向盘,脸震惊纪望,转回头路:“跟谁?”

问题很蠢,跟谁,除祁薄言谁?

吧!望哥认真吗?

纪望接充分笑。

纪望:“公司谈,打算隐瞒结婚实,谁。”

旭:“啊哥,业才刚步正轨,候怎……”

纪望:“旭,演员,流量。”

话,其实纪望确实已经名气,影视圈,流量切,壁垒,演技才理。

何况近,流量电影,及电视剧连续扑街,资方选择变更加慎重,更倾向ip交给更实力演员。

即使演员结婚公,粉丝反应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相关小说

女人如雾 言情 / 全本
女人如雾
善恶图
女人如雾小说小王研张哥是书中的几位主要人物。张哥和妻子妍结婚多年,早已没了当初的激情,为了能让生活更刺激一点,两人找了另一对夫妻进行了换妻游戏,而他们的游戏对象,是小王和他的妻子。…
120万字一年以前
赤道热吻北极 言情 / 全本
赤道热吻北极
景戈
雨林深处,连绵的雨季让电影拍摄进度停滞不前。宋郁一身躁意走到河岸边,毫不避讳地盯着水里的俊朗男人。她挑了挑眉,吹一个轻佻的口哨,调子里是模仿当地部落求爱的信号。男人眯了眯眸子,大手扣住她脚踝,将她扯进水里。抛弃文明的地方,只剩下最原始的欲望。电影拍完,宋郁把和当地男人的荒唐抛之脑后,回了文明都市。-一年后,宋郁跟随科考队前往北极勘景。科考队队长裴祉,人类学教授,擅长以融入族群的方式研究异文化。他性
28万字6个月前
云泥 言情 / 全本
云泥
南瓜Emily
那日,狠狠掐住我的腰,用力将我抵在了硬冷的书桌上:“想求我救他,和我睡一觉!”我哀求:“别射里面,求你……”男人有力的手指捏住我的下巴,愤怒又含恨:“别让我笑了,凭你也配怀我的孩子?”我才知道,从我亲手把他爸爸送进监狱的那一刻起,这余生,他是不会放过我了。…
8万字一年以前
美学公式 言情 / 连载
美学公式
空菊
黄金分割是建筑美学的代名词,也是人体形态最为理想的比例。霍执潇的所有床伴都符合黄金分割的身材标准,因此丁以楠从未想过,有一天他竟然会从霍执潇的身边醒来。-0.618是公认最能引起美感的比例,而在我眼里,你才是唯一的美学标准。-一句话简介:老板不小心睡了助理的故事。甜文,不虐。建筑设计师x私人助理风流英俊多金x禁欲貌美人妻1v1,he
26万字一年以前
巴掌印 言情 / 全本
巴掌印
甲虫花花
晋江完结文案:在羞耻面前,灵魂发出脆弱的闪光。【一个关于sp管教的故事】生命是场温柔的疯狂的舞会啊。教会我最初舞步的那个人,我要等等他,让他陪我一起走到散场。(从高三冲刺到**复习。)(部分真实,但请把它只是当作故事。)内容标签:因缘邂逅训诫文mfsp小贝调教都市言情主角:封雅颂(小颂),周权(绳师27号)
24万字一年以前
悬日 言情 / 连载
悬日
稚楚
【原名《戒断》,应网站要求改名】[每晚九点更新]宁一宵以为这辈子不会再见到苏洄。直到酒店弄错房卡,开门进去,撞见戴着眼罩的他独自躺在床上,喊着另一个人的名字,“这么快就回来了……”冲动扯下了苏洄的眼罩,可一对视就后悔。一别六年,重逢应该再体面一点。·-“至少在第42街的天桥,一无所有的我们曾拥有悬日,哪怕只有15分20秒。”·“本着对病人负责的态度,我不建议你再靠近他。作为朋友,我也知道你一时放不
71万字3个月前